蒙彼利埃一大排名:人生若初見,清守是清歡

戛纳蒙彼利埃 www.odqhjm.com.cn   愛在當下,隨了日子像蓮花的開落,悠閑的飄落地面,低眉于塵間,靜守一隅清歡——題記

  棄置了日常代步的車子,日日里走在容里那條灰墻小巷,走過小巷盡頭那段深深淺淺的陌上,步行在每一個清涼的早間,每一個靜謐的向晚。

人生若初見,清守是清歡

  半途里,不緊不慢的行,閑聽自己噠噠的足聲,任回音在這老巷里透著悠遠,寧靜,……靜了心思,聽聽夕下的物語,看看陌上的風景。放空了心緒,聽一聽那只青瓦臺上的紅唇鳥滑過樹梢回家的歌聲,看一看那朵清暉園中的梔子花和風兒在晚星下的繾綣,聞一聞跫音深深的秋掛在那株桂枝上的香氣,心在云上徜徉,怡然,然后,日子清淡而素簡,變得厚實。

  這樣子,日子清素又簡簡單單,落筆云煙,偶爾寫清淺的字,飲淡素的酒,描繪秋色老梧桐,也會會“碧云天,黃葉地,秋色連波,波上賽煙翠”的意,讓曼妙的風景作陪,愛在當下,隨了日子像蓮花的開落,悠閑的飄落地面,低眉于塵間,靜守一隅清歡!

  長秋日圓,秋蟲聲聲,選一個清風安暖的向晚,在一個不是姹紫嫣紅的季節,卸載了心曲,手鞠了一份低調的清寧,步行過十月的門檻,去陌上聆聽風的聲音,背對昨日的風景,不再轉身,因為,已經不被你允許!

  走在十月的陌上,想起了,你的那個戀人,在今秋對我說,這世間我曾經來過,也在最青澀美好的年華里,在我最貌美的時候,在我最愛的人面前綻放了我的美好,也得到世間最寶貴的愛,沒遺憾了。只愿我愛的人過得好就欣慰了!而我也得感謝你,因為,是你,在你最美的年華里,讓我遇見了你,不求牽手,不求擁有,不求有結果,不求與你同行,甚至不求你抬頭看著我,一生哪怕就那么一次,讓我與你遇見,遇見心的靜好與安暖。所以,如今,我想對你說,只愿,在那遙遠的地方,你也幸福,安暖!

  那些曾經,是你的安恬微笑,低眉了我的煙火,燃燒了整個季節,然后,留下一地灰燼。

  有些事情,節氣過了,便不再合適,要知道舍得。

  你好,即可。

  生命中真的不需要太多,有陽光,不溫不火,有空氣,不渾不濁,有你,不來不去。然后,日子便會爽快安逸,根本無需刻意的注意。因為,在每一縷初夏的晨曦緘默著出現的時候,在每一座寂寞城的北門被悄悄打開的時候,我便可以毫不經意的牽你的手,邁過綠燈亮起的馬路,安好的走到對面。

  是的,若你安好,便可。

  日子還好不是明清的小說,寫滿了輕歌曼舞的紅樓,也寫滿了鐵馬冰河的水滸。日子或許更像是一首中唐的詩,白發三千丈,緣愁似個長,自古逢秋悲寂寥;而我此時,只想說,自從你的手從我手里滑落后,這日子只能是李易安所說的乍暖還寒時候。

  有些時,想起了,那時初見,就如靜守在彼岸,等一場花開的美好,隔了一段塵世的喧鬧,攬一份姹紫嫣紅,兩個人獨自享受,那樣低調而奢華的孤獨!

人生若初見,清守是清歡

  秋越來越濃,好些花兒已是淺淺,落,就如前日嶺南的雨,靜靜滴落,一路景致不再美麗和生動,而情愫卻愈加厚重。真是希望你是這路邊的紫色藤蘿,纖纖藤蔓在深秋,而我便是那年寄生在你心深處的那?;ǘ?,三千花落夢中,開滿了最初遇見你時的焦灼,濃烈,無傷,荼蘼而妖嬈,明媚安然,泛著瓣瓣心香。有時也想,倘能在這個今秋,在一個轉角的地方,有闌珊燈火,不經意轉身遇見,遇見你淺淺低眉的溫柔?;蛐?,經過了諸多日子后的我,已是深藏了許多的況味人生,香氣淡淡,不再濃烈,纏綿,繾綣,多出來的只是一份淡靜的素簡,再加上一點妥妥帖帖的安暖。

  十月的云間湛藍,是澄澈而清透的,夕陽下,嶺南秋山上是一地金黃,有隴上的桑麻,有滿庭的黃花,靜靜風過,有些涼薄,拂過滿地滿枝成熟的果,泛著豐盈的香,像個成熟美麗的女子,漲了姿勢。秋色輕薄,有一些心念,擱在心坎,千回百轉,正如初見時,那個溫柔淺淺的女子,一紙心事,欲言又止,都付與那不再回來的薄涼春秋里。

  今秋的十月,我站在光陰的陌上,看著時光荏苒的花兒漸漸飄落的花瓣,偶或的想,誰還是誰轉身初見的溫暖,誰還是誰那年牽手的伙伴,光陰淺淺,誰還能在歲月的門檻內靜守得安然?

  而我,走在十月的秋天,藏了一朵幽谷美蘭,不以無人而不芳,修立道德,不以困守而改節。

  你可知道,其實,每一個秋天雨下,就是一個修行;每一個花事了了,就是一次涅槃;每一回途中走散,就是一份沉淀,而,每一次的遇見,就是一場歡喜的緣,所以,我的季節,來不及感動或傷心,只能自己泅渡,已經不被允許轉身,不被允許回頭,只能這樣,將十月的秋,緊緊擁在懷里,不再錯過!

  因為,那些原初的曾經,是種在人心底最柔軟土壤上的罌粟花蕾,開滿了荼蘼妖嬈的美麗,只有自己有權欣賞,或有權舍棄,既然如此,那么,我們何不視人生若初見,靜守是清歡!

  所以,我不是歲月的過客,我是你等待的歸人。

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戛纳蒙彼利埃 www.odqhjm.com.cn

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戛纳蒙彼利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