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彼利埃离巴黎近吗:有一種焦慮,叫走不出的自己

戛纳蒙彼利埃 www.odqhjm.com.cn   太陽就要下山,其實不用悲觀。好好睡上一覺,明天重新開端。

  近來,大曾的漫畫與打油詩,似乎在勾勒著我們身邊的人和事。他的筆下,全是人間的情味, 逗人一笑,又引人深思。傳統的筆墨,詼諧的文字,傳達著生活百態。

有一種焦慮,叫走不出的自己

  行走的人生中,誰都有過失落、失望、失態的季節,誰也都曾在某個特定的環境中堅定、堅強、堅持著自己的信念。

  當頭頂中心的位置,豎起了一些雜亂卻清晰的白發,我看到了一張不再青春的面孔,帶著嚴肅與不妥協。

  生活,似乎沒有任何技巧,就是一邊忍痛結疤,一邊步履不停。不知從何時起,“獨自隱忍”成了我們中年人的標簽。

  當你想哭的時候,總有人告訴你:命運從不同情弱者。

  當你痛苦不堪的時候,總有人安慰你:熬著熬著就會過來了。

  當你撐不住的時候,總有人提醒你:你是家里的頂梁柱不能倒。

  于是,我們越來越自強,可是,也越活越拘謹,不敢鬧情緒,不敢生病,不敢隨意向別人傾訴。

  繃得太緊,你一定很累吧?

  世間三千事,煩惱在人心。很多時候,我們過于看重別人眼中的自己,無形中給靈魂施加了太多的束縛。沒有任何人活得萬事都如意,正因為不完美,才有了我們在縫隙中安頓自己的意義。

  仔細想想,焦慮的情緒不僅在中年,其實哪個年齡段都有哪個階段的不容易。

  十幾歲時有考試學習的壓力,二十幾歲時要愁著結婚買房子,三十幾歲時煩心著事業和婚姻,四十幾歲時擔憂著孩子的未來,五十幾歲時又怕健康出了問題……

  人生本無常,明天會如何,我們無法預知,但我們可以活得順意一些,別把生活的重心放錯了地方,最終得不償失。背不動的放下,看不慣的轉身,不屬于自己的不要。不糾結過往,不陷入死循環,心靈松綁了,才可以把積攢的負情緒清零。

  有一種焦慮,叫走不出的自己;有一種自在,叫天高任鳥飛。

  生活是自己的,你和誰在一起輕松就和誰在一起,不要把自己框在固定的模式里,更不要為了迎合他人而委屈自己。因為你再怎么優秀,總有人妒忌你,不喜歡你。同樣,你再怎么平凡,也有人疼你、愛你、牽掛你。

  一念放下,萬般自在。這樣的放下,不是屈服,不是自暴自棄,而是以平和的心態,隨機應戰,就算路再長,也要不慌不忙往前走。畢竟,憂愁與煩惱會一直蔓延我們一生,但是,幸福與快樂也會一直左右我們一世。

  累的時候,不要硬撐,想哭了,不要憋著,也許哭著哭著你就笑了。對一些加給中年人的各類標簽,有用的就接受,不喜歡就扔掉。人自由了,心也舒坦,一碗小米粥,也能嚼出玫瑰花香的味道。

  周國平 在《車窗外》中有一段話:

  “如果哪一天我只是埋頭于人生中的種種事務,不再有興致扒在車窗旁看沿途的風光,傾聽內心的音樂,那時候我就真正老了俗了,那樣便辜負了人生這一趟美好的旅行”.

  亦如大曾的打油詩所言:

  人生短暫時光急,許多規劃來不及。仿佛昨天剛立正,最怕今天喊稍息。

  人這一生啊,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揮霍,中年的我們,活的已經不是年齡,而是一種心態。工作勞累之余,觀山水之秀,也享深宅之樂,活好當下,才是自己最舒適的狀態。

  你不能走出黑夜,但你可以點亮心燈;你不能凡事順心,但你可以看開、看淡,與自己和解。

  時光流轉,四季輪回,我們像野草一樣活著,也像花兒一樣盛開著,我們能擔得起風雨,也能靚得起彩虹。這是歲月的力道,更是一個人的經歷碩果。

  生活雖苦,因有糖吃,人間值得;世態雖涼,因有暖在,人間不悔。

  作者:楊春艷,筆名:頑童。連云港市作協會員,贛榆人。喜寫幽默、性情文字,常見于報刊與網絡平臺。公眾號:【myrs575767】墨雨平臺。

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戛纳蒙彼利埃 www.odqhjm.com.cn

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戛纳蒙彼利埃

[!--temp.cangyanpinlun--]